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陋室一翁 的博客

陋室一翁

 
 
 

日志

 
 
关于我

点墨在胸学识稀, 才疏学浅更无奇。 只要有书来陪伴, 不择饭食不择衣! 政坛摸爬几十年, 垂暮之年卸甲还。 回归本应寻自在, 谁料片刻未清闲。 生就贱命好爬格, 挚友相邀返文坛。 屈指又有十载整, 难知罢手在哪天!

网易考拉推荐

难忘故乡滦水情  

2013-01-16 07:54:1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难忘故乡滦水情

   

我们村南有条河流,父辈们称它新河。直到我参加工作后,方知它是滦栢输水干渠,也称作栢各庄输水干渠。

     追寻它的历史,是始于六十多年前的一九四一年。那时,正是日本侵略者占领中国期间,为了掠夺资源,开发渤海滩涂,办农场,种水稻,以满足侵略者的口粮供应,余者运往国内食用。所以,威逼滦县以南的老百姓,从滦县的岩山新滦河口,借用溯河故道,人工开挖一条通往栢各庄以西的输水干渠。从此,滔滔滦河水,长流不息地资润着两岸大地,浇灌着千年不毛之地的盐碱滩涂,长出了绿油油、黄灿灿的禾苗稻谷。后来,随着中国人民的奋起抵抗,惨遭失败的侵略者狼狈出逃,这块肥沃良田,终于回归人民之手。干渠两岸的老百姓,通过自己的辛勤劳作耕耘,饱尝着滦河这一伟大母亲丰美甘甜乳汁,世世代代以此赖以生存。

     自幼生长于干渠一侧的笔者,对这条汨汨不断地河流面貌是熟悉的,印象是深刻的,感情也是最浓厚的,记忆更是甜美的!还是在上世纪五十年代,处于少儿年龄的笔者正在村小学读书,闲暇之时或是寒暑假期,经常和伙伴们到河旁嬉戏玩耍。春天,岸旁杨柳依依,枝条摇曳,形态各异地鸟雀穿梭于丛林之间,在枝条上边跳跃着寻觅小虫,边纵情的啁啾歌唱。夏天,河水悠悠,清澈见底,随着岸边杨柳树上的蝉鸣和草丛中青蛙的跳跃,骄阳下的我和伙伴们,光身跳入河水之中,欢快的嬉戏和游泳。在清清的河水中,或潜入水底捉迷藏,或追逐游过身旁摇头摆尾地小鱼。有时,还在岸旁草丛中寻觅扁平的洞穴,抠掏螃蟹。螃蟹抠出后,有的张牙舞爪地在手中挣扎,有的则用锋利的爪夹夹住手指。当然,不管小东西如何挣扎,最终仍逃不掉被我们烧食的命运。秋天,河岸上的庄稼逐渐成熟,金黄的谷穗在推波逐浪;沉甸甸的稻谷弯腰低头;坚挺的玉米棒在秸上频频挥手致意;茁壮的大豆豆荚整整齐齐;挺拔如云的高粱,穗穗如红透的玛瑙;在飒飒微风中摇头摆尾。挥汗如雨的农民们,口渴了,挽起裤腿,踏着浅水中柔软的青草,捱到河中心,用合拢的双手掬起清冽的河水,一顿猛喝,顿时,沁入心田,身轻气爽,实在是惬意舒畅。冬天,大雪节气以后,整个河面全部冰封,寒假放学以后,我和伙伴们欢快地来到冰面上,或伸腿展臂地滑冰,或扬鞭甩打冰猴,或砸开冰面露出一个小洞,用小梢网梢小鱼小虾。尽管此时天寒地冻,滴水成冰,玩兴正浓的我们却浑然不觉,头冒热汗,全身发烧。

      多好的干渠喲,多美的河水哟,多么绚烂多姿的童年哪!长流不息地滦河水,用它那无怨无悔地甘甜乳汁给广裘的大地带来希望,给沿岸的人民带来丰收的快乐,也给处于童年的我们带来了永远难以忘却的甜蜜的回想。

      滦河是条益河,,千百年来用它那无私的胸怀赋予了人类的幸福。然而,由于历史的发展条件和种种原因,桀骜不驯地滦河也多有发怒生威危害人民的时候,尤其是解放前,滦河两岸人民经常饱尝水患之苦。解放以后,尽管党和政府采取了一些相应措施,但水利设施和防洪、泄洪条件远不如现在这样完备无缺。故此,隔三差五地在多雨季节也经常出现沥涝灾情,最令人难忘的是一九四九年八月上旬,雨水连绵,多日不断,处于滦县法宝地段的滦河突然决口,肆虐的洪水如脱缰野马,冲出河床,漫向两岸大地奔腾咆哮。那时候的我,年仅六、七岁的年龄,虽然还不谙世事,但当时洪水泛滥的情景还依稀记得。当时的情景是,混浊的洪水,波翻涛涌,白浪滔天。站在村头举目远眺,洪水一望无际,大地、田野、树木、禾苗,全被吞噬于汪洋之中。乘着木船顺流而逃亡来的上游灾民,扶老携幼,有百多人投宿到我村。生活并不富裕的村民,多发怜悯之心,东家一碗米,西家一瓢面的接待他们。满目凄凉、一脸憔悴地灾民,面对颗颗火热的心肠,无不感动的热泪盈眶。十几天过后,洪水消退,他们方怀着感激之情,离开这里返回故土家园。残酷的洪水吞噬了人们的物质财产,滚滚的滦河水也把上下游人们的情感紧紧联系在一起。这恐怕缘于同饮一河水之故吧!这一年,村民的地里颗粒未收,衣食不着。冬季来临时,外出乞讨人员又远赴东北谋求生路。春节前,政府的救济粮送到村民手中。我还依稀记得,各家各户除领了部分救济款外,还领了白中泛黄的“文化米”,又称东北高粱米,用以渡荒之用。饭熟了,盛在瓦盆里的高粱米粥,发白的米汤,圆鼓鼓的米粒,香喷喷的味道沁人肺腑。吃上这一碗饭,远比现在坐在豪华餐厅里食用山珍海味还要香甜。这真是洪水无情党有情啊!当然,处于幼年的我,其时并未理解这麽深刻,所知道的就是吃饱肚皮后,小嘴一抹又和伙伴们玩耍去了。

时间如白驹过隙,转瞬过去了几十年,儿时的我,也从少年到中年再到老年,直到现在两鬓苍苍、一脸皱纹,并由一个学生、农民演变成一名公职人员,直到如今退休回归故里。这些都变了,但唯一没有变的是对滦河水的悠悠深情。这些甜美的记忆,这样深厚的浓浓深情,恐怕在我的有生之年总是深藏脑海,难以忘怀。

当然,要说滦栢输水干渠及滦河水一点变化没有,也不尽然。而它最显著的变化则是水质和水量。

从水的质量来看,自上个世纪七十年代起,干渠里流淌的再也不是徐徐清水了,代之而来的则是混混沌沌浊流。由于上游冲刷下来的大量泥沙,使河床日渐升高,水量愈来愈少。

岸边的一些芦苇、青草长的已是寥寥可数,成片的树林、高耸的树木,也因河床的冲刷坍塌和人为的乱砍滥伐而荡然无存。夏季的夜晚,在闪闪烁烁的星光下,起伏不断、悦耳动听地蛙鸣,也只能在记忆中去嫂寻。河水中游弋不断的鱼类、岸边横行无忌、经常爬行的螃蟹也已基本上绝迹。现在,我们在市场上见到和在饭店吃到的,大多是人工养殖和从外地拉运而来的。其滋味儿,绝对比不上滦河里自然生长的货色。特别是进入上世纪八十年代以来,随着两岸工矿企业的迅猛发展,工厂里大量的有害废水,直接排放到干渠,其水质遭到严重污染。混浊的水流里,漂浮着闪有金属亮光的杂物和绿白相间的泡沫。如此水质,就是生命力再强的水族,恐也难以生存。假如岸上干活的人口渴的话,就是胆子再大、再莽撞,他也不敢问津了。

     谈到水量,自从国家实施引滦入津以来,滦栢输水干渠几乎成了一条季节河。出于照顾下游农田灌溉的需要,由滦河水系管理部门有计划、按需要的施放输水流量。每逢放水之时,滚滚滦河水又充斥河床之中,波涛汹涌,一泄而下,然后流到下游的沟渠内,以供农田使用。尽管水质不好,总还能把禾苗养活。供水期过后,又是水流干涸,河床坦露,只有少量的水流从河床低洼处汨汨流过。此时,很少有人前来光顾。如果看到人影的话,那就是开着汽车或拖车,前来河床挖沙取土。这种破坏性的活动,对滦河水系来说,不啻是一场悲剧!流过的水内,再也没有鱼、虾、蛤、蟹的踪迹,所有的只是从四面八方飘然而至的、五颜六色的塑料袋!

     新河——滦栢输水干渠,这一曾经以美丽之容颜炫跃于世的河流,它的过去虽然已经消失在人们的视野中,但铭刻在心中的记忆却难以挥之而去。

 

  评论这张
 
阅读(5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