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陋室一翁 的博客

陋室一翁

 
 
 

日志

 
 
关于我

点墨在胸学识稀, 才疏学浅更无奇。 只要有书来陪伴, 不择饭食不择衣! 政坛摸爬几十年, 垂暮之年卸甲还。 回归本应寻自在, 谁料片刻未清闲。 生就贱命好爬格, 挚友相邀返文坛。 屈指又有十载整, 难知罢手在哪天!

网易考拉推荐

父亲教我学耪地  

2013-06-14 07:36:1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父亲教我学耪地

还是在上世纪六十年代,我刚从学校回家到生产队里劳动。当时父亲是生产队里的队长,我带着柔弱的身体,扛着锄头去和社员们耪地,对于别人,他总是笑笑呵呵,一团和气,就是有些人活计做得不尽人意,他总是进行善意的指导和说教,并亲自做示范,一直到把别人教会为止。而对于我,却是判若两人,非常的急躁和严厉。

耪地,别看是一宗简单的农活,但做起来却有一番技术。头遍除草,二遍搂背,三遍上土,四遍攒堆,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很难。比如耪二遍时,必须把锄板放平,使劲均匀,搂地既不能太浅,又不能太深。浅了,地上的草不易除掉;深了,草还容易复活。所以必须掌握好分寸,方能达到目的。同时,还要把锄从两颗小苗中间搂过,既不能伤着禾苗,又要把草锄净。这样,耪过去的地,干干净净,地面呈鱼鳞状,远远看去,不亚如一块巧妇织就的彩缎。由于我初涉此活,又兼手上没劲,做起活来非常蹩脚,锄过的地高低不平,不是铲掉禾苗,就是许多野草漏网。当父亲看到这种情况后,马上当着众人的面,对我进行声色俱厉的训斥,还叫我马上返功,一遍不行,再来二遍,直到把我累得头冒热冷、胳膊酸痛,地垄耪的合格方才罢休。

当时,我觉得非常委屈,这又是何必呢?为什么对于别人那样慈祥又有耐心,而对于我却拿这种态度?因为又累又委屈,我的汗水和泪水一起顺脸流下

傍晚,在收工以后,别的社员都回了家,父亲就把我留下。我很是不解,没有好声气地问干什么?父亲长叹一声,告诉我说,是不是觉得训你、叫你返工有些委屈?这很正常。一是你的活计确是不行,二是你是我的儿子,不对你严厉,我做为队长如何去说教别人?见我没有说话,接着,就拿起锄头,一招一式的教我,从如何使用拿锄的姿势和技巧,到怎样掌握耪地的深浅度数,再到锄草、撇苗、清棵的操作程序。每个细节讲的都是那样细致,每句话又是那样平和,完全不像在人前那样严厉凶狠了。在回家的路上,他又语重心长的告诉我,耪地和做人一样,必须扎扎实实、表里如一。做任何事情都应当细致入微,来不得半点虚假和急躁。如果你偷工减料,不求进取,做事马马虎虎,既不能学会任何本领,也不能取得人们对你的信任,日后将一事无成,难成其材。在侍弄土地上,更是如此。你糊弄地一时,地就会耽误你一年,以后的收成就会打折扣。

通过几次的教育和指导,我渐渐的掌握了锄地技术,也领会了父亲的良苦用心。此事尽管已经过去40多年,其情其景,至今想起来仍是历历在目,父亲的教诲言犹在耳。正是有了他的严格教诲,方使我在人生的旅途中掌握住了怎样做人的原则。后来,我从农村来到县城工作,一步一步地在工作岗位上干了30余年,或多或少的也有了点成绩。这些,都来源于父亲的教育和指导。可以这样说,在我的人生道路上,父亲功不可没。    

 

  评论这张
 
阅读(25)|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