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陋室一翁 的博客

陋室一翁

 
 
 

日志

 
 
关于我

点墨在胸学识稀, 才疏学浅更无奇。 只要有书来陪伴, 不择饭食不择衣! 政坛摸爬几十年, 垂暮之年卸甲还。 回归本应寻自在, 谁料片刻未清闲。 生就贱命好爬格, 挚友相邀返文坛。 屈指又有十载整, 难知罢手在哪天!

网易考拉推荐

难于忘却的旧物  

2014-03-31 06:11:0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难于忘却的旧物

 

    纺车

    纺车,究竟是何物?这个名词和它的形体,现在年青一代恐怕难以解释和知道。而对于年龄半百以上的中老年人来说,就不会那么陌生,尤其是出生在农村的群体,就更为熟悉了。纺车构造比较简单,上面有两根木板条交叉成十字形,用线绳连起来形成一个纺轮,架在两个立柱上,以备带动纺线使用;下面有两根长70公分、宽20公分、厚10公分的木条作为平台,它的一端按上一个木制轱辘,轱辘里串一根钢制锭子,纺线时,左手的手指穿在一个钻有圆孔的立柱上,用劲摇动纺车轮,搅动锭子上的棉花卷成的空心卷,就会出来一条条均匀细长的棉线,然后筑在锭子上面,随着棉线的增多,逐渐形成一个光滑的线穗,到得一定程度,就将线穗脱下来,接着重新再纺。这些线穗,就是织布用的主要原料。

    纺车的构造虽然这么简单,它的外形又是如此不雅,但它在我国的历史发展中,却是立下了汗马功劳。早在两千多年前的战国时期,就有了这种手摇纺车,当时也称軠车、纬车和繀车。到了汉代,纺车的形像还出现在在一些图画和雕塑上。明朝时,众人皆知的黄道婆,就是以纺车纺线,来向人民传播和推广纺纱织布的技术。到了现代,纺车的使用更为广泛,几乎成了广大农村妇女必备和都会使用的家用器具。众人皆知的南泥湾大生产运动,从中国共产党的高级领导,到普通百姓,为了打破国民党的经济封锁,坚持自力更生,人人动手,种棉、纺纱、织布,解决军民的穿衣和铺盖问题。从这里可以看出,纺车在人们的生活当中,确实担当了一个非常重要的脚色。

    笔者生在农村,长在农村,从自幼就谙熟了纺车的使用情况。当时,年过半百的母亲,在日子非常贫困的上世纪五十年代,拉扯着我们几个兄弟姐妹,为了全家人的的穿衣问题,将父亲在生产队里用劳动报酬分来的棉花,白天干完其它活计后,晚上,就坐在昏暗的煤油灯下,“嗡嗡”的摇起一个黑不溜秋的旧纺车,随着胳膊一上一下的扬起,一条条银丝般的白线,均匀细致的缠绕在锭子上。灯光摇曳,万籁俱寂,在这十几平方米房间里,映在墙上的母亲的身影,显得是那样沉重与苍老。年幼的我们,只知早早休息,根本体会不到她的辛酸与劳累。就在这种极具催眠作用的轻音乐般的声音中,我们慢慢地进入睡梦。当我们睡完一觉醒来后,发觉母亲仍在不知疲倦的摇着纺车,不同的是,眼前的一堆空心棉卷所剩无几,一个个如同白色陀螺样的线穗子,已摆满眼前的笸箩里。

    到了上世纪七十年代,母亲使用的这架纺车,又如传家宝一样,传到了妻子手中。聪明伶俐的她,没用多长时间,就学会了婆母交给她的这份养家置业技术,从从容容的步上了母亲的后尘。然而,非常幸运的是,摇了十几年纺车的妻子,就遇上了改革开发的春风,随着经济生活的步步提高,包括我们一家在内的广大劳动人民,再也不用穿家中织就的土布衣服了,拿着手中的人民币,穿行在县城商场超市,随心所欲的挑选着各式布匹,或做衣服,或做被褥,满意的笑容,挂在了洋溢着幸福的脸面上。而那架纺车,也像完成了历史使命一样,被放在了一个棚子的角落里。它虽已成了无用之物,但它却见证了历史的发展,诠释了人们生活的变迁,我总觉得,作为过来之人,还是不应将它忘记的。

 

    碌碡

    碌碡,对于年青一代来说,可说是一个新鲜词汇,更是一个没有见过的物件。而对于我们年长的一代人来讲,就不那么陌生了。之所以不陌生,就是在它存在的历史时期,碌碡曾是人们的一个重要生产工具,也是人民赖于生存的组成部分。

    碌碡,通俗一点讲来,就是经过石块加工,成为一个长约30—40公分,厚度20多公分,重达数百斤的圆柱形石磙,石磙的两端各镶嵌上一个有凹槽的铁块,然后配以木制的框框,用牲畜拉起来,来碾压摊在场上的各种庄稼,使上面的籽粒全部脱落下来,尔后经过扬场去除杂质,就剩下干干净净的粮食了。

还是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正是实行集体经济的时候,每个生产队都有一个晾晒粮食的土场,场上总摆放着一至两三个碌碡,当夏秋两季麦子、大豆、高粱、谷子等农作物成熟收割回家以后,都是成堆成堆的放在场里,经过几天的晾晒,社员们就三五成群的牵来牛、马、驴、骡等,把绳套的一端往碌碡上一栓,另一端则拴在牲畜脖子上。六、七月份,正是一年当中比较热的时候,人们大都穿着衬衫、背心,头戴草帽,挽着裤腿,顶着火辣辣的烈日,手持长鞭,站在圆圈形的土场中心,牵着拉动碌碡的牲畜,无休无止的在摊平的庄稼上转着圈运作起来。此时,矗立在场边的几颗郁郁葱葱的杨柳树,趴在枝梢间的知了们,正在用那沙哑的嗓子,不知疲倦放声歌唱。与这美妙声音相匹配的则是场上人们的吆喝声,牲畜的喘息声和沉重碌碡的吱呀声。这些,完全构成了一幅“马拉碌碡压谷场”的生动活泼的画面。

    随着社会的前进,科学技术的发展,这种“马拉碌碡压谷场”的原始场面,逐渐被机械化所取代。起初,是将收割好的庄稼拉到场里后,用脱粒机进行脱落。只要把电线一接,电源启动,飞快的机器就会“轰隆、轰隆”的转动起来,人们七手八脚的往里面将庄稼往里一塞,干净漂亮的粮食,就会自动的流了出来,社员们再也不用站在场当中,跟着碌碡与牲畜转悠,完全免却了汗流浃背之苦。改革开放以后,生产队与土场基本上退出了历史舞台,收打庄稼既不用碌碡碾压,也不用脱粒机脱粒了,代之而来的则是大型的收割机械,只要把机械往长着庄稼的地里一开,金黄色的麦子、滚圆的豆粒、整齐的玉米棒子,齐刷刷的从收割机里进入到口袋里,然后往车里一装,直接开到农户家中,真是快捷利落,省工省力,人们身上纤尘不染,脸上无不流露出幸福的笑容。

    在高兴之余,那些与人们相伴已久的碌碡,只能作为无用之物,闲置在边边角角的墙边、地头或者坑坑洼洼之地了。它们的无言,显现着历史的进步;它们的废弃,代表着时代的前进。作为过来之人,对它的提及,只能说是一种回想而已。       

  评论这张
 
阅读(103)|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