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陋室一翁 的博客

陋室一翁

 
 
 

日志

 
 
关于我

点墨在胸学识稀, 才疏学浅更无奇。 只要有书来陪伴, 不择饭食不择衣! 政坛摸爬几十年, 垂暮之年卸甲还。 回归本应寻自在, 谁料片刻未清闲。 生就贱命好爬格, 挚友相邀返文坛。 屈指又有十载整, 难知罢手在哪天!

网易考拉推荐

老式缝纫机、家传的纺车  

2014-07-20 17:34:1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燕赵都市报数字报

 

2014-07-20


老式缝纫机


张浩洪(河北滦南)
    我家有一台缝纫机,是上世纪六十年代初,芜湖市环球缝纫机厂生产的“赭塔”牌老式机子。机头暴露在机板之上,机板下面除了安有一个盛放零件的窄小机盒以外,再无他物,其余就是铁铸的架子了。和后来人们购买的“飞人”、“蜜蜂”等牌的卧斗式机器相比,显得甚是简陋与寒酸。然而,就是这么一台不起眼的缝纫机,却成了一宗家传“宝物”,为我们一家立下了汗马功劳。
    那是1963年夏天,有媒人给我介绍一个邻村姑娘作为对象,经一段时间的相处,二人把婚姻定了下来。由于都到了年龄,经双方商定年底结婚。结婚,按照我国长期留传下来的习俗,男方必得给女方一些彩礼。当时,正处于三年经济困难时期,家居农村的我们靠的就是在生产队里挣工分度日,家家户户都不富裕。尤其是我家劳力少,人口多,日子过得更是捉襟见肘,若是拿出几百块钱的彩礼来,实在难于承受。好在女方家里通情达理,我的对象,即现在我的老伴也很懂事,在提条件之时,并未有什么分外要求,也就是要些零头碎小的应用之物,其他衣服被褥、箱柜家具一概没提,只有一件是她张口提出,就是要一台缝纫机。
    缝纫机,在那个时候算是贵重之物,由于农村还比较较落后,庄稼户里使用还很少见,平时缝缝补补衣服被褥均是依靠手工来做。由于老伴以前曾在城里呆过,看问题、想事情总比农村人有些远见,她认为,我家人多活多,有了一台缝纫机,将大家解放出来,余下的时间就能够多去挣点工分。再说,以后自己有了小孩,做个鞋脚袜子,缝缝连连,岂不更加方便?终于,我们都被她的理由说服,凑出120元钱,从县城供销社找了个人,将这台缝纫机买回家中,算起来,时间已是半个世纪。
    半个世纪以来,这台缝纫机始终与老伴相依为伴。她刚嫁过来,一家几口人的针线活计几乎全都包了起来。当时,常年一针一线缝缝补补的老母,每逢提起总是满脸堆笑。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的几个孩子相继出生,要做的活计更加多了起来,穿的戴的铺的盖的,几乎所有的针线活,都是妻子在劳动的间隙,坐在缝纫机前,“咯噔”、“咯噔”地扎来扎去。轮子在飞转,针头在行进,一件件衣服在形成,孩子们也都逐渐长大成人,直至他们成家立业,娶妻生育子女,在我们家又重新形成了一个三代宗亲。不夸张地说,这些功劳,都与缝纫机在我们家的存在大有关联。后来,随着儿媳妇们的进门,有个针头线脑的活计,也都坐在这台机子跟前,在老伴的指导下,为她们的后代而劳作。
    现在,我和老伴都已年近古稀,那台与我们相伴50年的“赭塔”缝纫机,也在岁月的磨损中老态龙钟,机件松动,油漆剥落,锈渍斑斑。确切一点来说,缝纫机使用的鼎盛时期,早已在孩子们成家立业之时就已淡泊和减少了运作时间。
    当然,要说我们这台缝纫机彻底闲置起来,也不尽然。有时候,满头华发的老伴戴着老花镜,趴在虽老但仍能使用的机器跟前,“咔嚓”、“咔嚓”地或是缝缝扯开的裤脚,或是缝补一下门帘、坐垫上的漏洞,或是给小孙女缝制几个玩耍的四角“小口袋”,总之,这台早该退出历史舞台的缝纫机,在老伴不依不舍地挽留下,仍然发挥着自己的“余热”。

燕赵都市报数字报2014-7-20

 

家传的纺车


方晓仁(河北滦南)
    纺车,究竟是何物?这个名词和它的形体,现在年轻一代恐怕难以解释和知道。而对于年龄半百以上的中老年人来说,就不会那么陌生,尤其是出生在农村的群体,就更为熟悉了。
    我生在农村,长在农村,自幼就谙熟了纺车的使用情况。当时,年过半百的母亲,在日子非常贫困的上世纪五十年代,拉扯着我们几个兄弟姐妹,为了全家人的穿衣问题,将父亲在生产队里用劳动报酬分来的棉花,白天干完其他活计后,晚上就坐在昏暗的煤油灯下,“嗡嗡”地摇起旧纺车。随着胳膊一上一下地扬起,一条条银丝般的白线,均匀细致地缠绕在锭子上。灯光摇曳,万籁俱寂,映在墙上的母亲的身影,显得是那样沉重与苍老。年幼的我们,只知早早休息,根本体会不到她的辛酸与劳累。就在这种极具催眠作用的轻音乐般的声音中,我们慢慢地进入睡梦。当我们睡完一觉醒来时,发觉母亲仍在摇着纺车,不同的是,眼前的一堆空心棉卷所剩无几,一个个如同白色陀螺样的线穗子,已摆满眼前的笸箩里。
    到了上世纪七十年代,母亲使用的这架纺车,又如传家宝一样,传到了我妻子手中。聪明伶俐的她,没用多长时间,就学会了婆母交给她的这份养家置业技术,从从容容地接了母亲的班。非常幸运的是,摇了十几年纺车的妻子,遇上了改革开发的春风,随着经济生活的步步提高,包括我们一家在内的广大劳动人民,再也不用穿家中织就的土布衣服了,拿着钱穿行在县城商场超市,随心所欲地挑选着各式布匹,或做衣服,或做被褥,满意的笑容,挂在了洋溢着幸福的脸上。而那架纺车,也像完成历史使命一样,被放在了一个棚子的角落里。它虽已成了无用之物,但它却见证了历史的发展,诠释了人们生活的变迁,我总觉得,作为过来之人,是不应将它忘记的。

 

 

  评论这张
 
阅读(14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