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陋室一翁 的博客

陋室一翁

 
 
 

日志

 
 
关于我

点墨在胸学识稀, 才疏学浅更无奇。 只要有书来陪伴, 不择饭食不择衣! 政坛摸爬几十年, 垂暮之年卸甲还。 回归本应寻自在, 谁料片刻未清闲。 生就贱命好爬格, 挚友相邀返文坛。 屈指又有十载整, 难知罢手在哪天!

网易考拉推荐

动物的灵性与亲情  

2015-01-07 07:09:2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动物的灵性与亲情

 

 在网上看到这样一幅图片,一只燕子不知缘于何故,挣着翅膀,死在地上。尸体身旁,则有一只飞燕,用嘴啄着死燕的翅膀,现有欲救无能之状。显然,这是两只恩爱有加的禽类伴侣抑或亲密无间的伙伴,一个不意死亡,另一只则对伴侣或伙伴的死去表示出来的悲哀和伤痛。

动物的灵性与亲情 - 陋室一翁 - 陋室一翁 的博客

 

 这就是动物的灵性和亲情的具体表现。

 由此,我想到了自己曾经历过的往事。这些往事,想起来非常揪心,一至终生难忘。 

         那是上世纪七十年代的事情,我在外面上班,老伴为了有些收入,补贴一下的经济上窘况,在家侍养了两口猪只。这两口猪,一大一小,一肥一瘦。当大的长到200来斤之时,小的则刚有百十来斤。为了给生产队缴纳生活费用,不得不先把大的交给收猪的屠户。这天,屠户来了两个人员,从猪圈里把大猪放出猪圈,两个屠户上前轻轻地摩挲大猪,接着,一个冷不防将大猪扳到,而后用绳子狠狠地绑住四个蹄子,就要装进拉猪的拖车。期间,大猪感觉到了不好,声嘶力竭地嚎叫,边叫,边使劲的挣脱,怎奈绳子捆得很紧,在挣扎也是无济于事。此时,呆在圈中的小猪,听到同伴的嚎叫,急的直撞圈门,妄图冲出来挽救同伴,可是,这根本于事无补,因为圈门已经卡上,不可能出的外面。最后,老伴从屠户手中接过来钱款,随着大猪的哼叫,屠户发动拖车,“嘭嘭”的远去了。当晚上在给小猪喂食时,它说什么也不吃。是受惊害怕所致,还是想同伴的离去消失,人们都不得知。我想,两个因素兼而有之。但恐怕还是后者可能性较大。原因则是,两个猪只在一起时,都是同时吃食,一块睡觉。吃食时尽管你争我夺,可是,在睡觉时,两个猪都是依偎在一起,亲亲热热,尤其是天冷时,小猪都是趴在大猪的身上取暖,虽然小猪弄得大猪满身泥土,它却不温不火,不恼不怒,用自己的身躯给小猪遮风挡雨,百般呵护。就这样,两个猪在一起亲密无间的生活了一年有余,现在倏然间分离开来去,它的嚎叫,它的不安,我觉得这是非常自然的一种亲情表现。


动物的灵性与亲情 - 陋室一翁 - 陋室一翁 的博客
 
动物的灵性与亲情 - 陋室一翁 - 陋室一翁 的博客

 自从把大猪交了以后,想想当时的情景,我和老伴心里也有了几多酸楚,谁说猪没头脑?没有思维?它们尽管没有人类这样发达健全,没有人类的感情那样深厚,但一种与生俱来的情感,还是存在的,所不同的是它们无法用语言表达罢了。为了避免这种酸楚景象重现眼前,从这以后,我家再也没有养猪。

如果说猪有亲情,那么,其他动物的灵性,也是存在的非常明显。

还是上世纪的事情。六十年代初期,农村正处于经济困难的低谷时代。各个生产队里都养有几头或者十几头牛、用途就是拉车、耕地,发展生产。这些牛,从春到夏,再到秋冬,一年四季也没有休闲时间,几乎整天的在绳套里束缚着,帮助人类去干重活。尽管活重,它们得到的回报却是很低,每天干完活后,也就是一些草类充饥,根本吃不到营养丰富的精饲料。那些年轻口嫩的,因为能吃、能睡,膘头还到可以,而那些老弱口岁大的,俱都是瘦骨嶙峋、皮包着骨头。越是这样,它们的下场越是凄惨。

动物的灵性与亲情 - 陋室一翁 - 陋室一翁 的博客

 

动物的灵性与亲情 - 陋室一翁 - 陋室一翁 的博客

 


当时,每逢年节,生产队里都要宰几口猪,然后按照社员人头,每人分个一二斤肉。为了补充肉类的不足,猪少了,就往牛身上打算盘了,因为壮牛生产需要,舍不得淘汰,要宰,就得找那些老弱、残疾的了。我清楚地记得,我们队里一头老母牛,因它身有黑白颜色,被大家称作“花里豹”。在它壮年时,力气非常大,又因老实温顺,谁都爱使它,拉车、种地,几乎没有轻闲时候。除了人们使役外,还负责繁衍后代表,十几年的时间里,它竟生了三头牛犊。随着时间的推移,花里豹渐渐的老了,用牙咀嚼饲草都很费劲,身上的膘也瘦了下去,干活的力气越来越小,有时候拉着一车东西,半路上不知停下几次,人们渐渐地对它产生了厌倦之感。这年过春节,几个队长一商量,决定把它宰掉,给社员们分肉吃。当大家往这个母牛跟前一去,指手画脚,猜测牛能出多少肉时,花里豹好似已经悟出人们的不怀好意意,目光呆滞地看着大家,一会儿,突然不寒而栗起来。从这天起,它不吃不喝,蔫蔫巴巴地卧在地上。等到被宰的那天,人们往宰杀地点拉它时,挣起来的双眼,滚落出几滴浑浊的泪水。时间不长,它就牛头落地,被剥皮、分肉,成了人们过年时的吃食美味。花里豹临死时的表情,是恼恨自己的衰老,还是憎恨人们对自己过去有功于人类,最后反遭无情的宰杀产生的怨恨?因无语言交流,谁也不得知晓。

另一件就是,上世纪80我们这里曾出现过一段时间的打狗风,不知是谁的指令,不管狗是好是坏,是看家护院还是胡乱咬人,一律都成淘汰对象。一天我下班后去亲戚家串门,他家的一只母花狗,从给狗仔喂奶的窝中跑出来,像久违的亲人一样前来迎接我。到我跟前,摇着尾巴,用头拱我的两腿,伸出舌头舔我的双手,两只大眼亲昵的看着我。我当时正要掏出糖块递给它吃,忽然来了敲门声音,并说奉命前来打狗。我感到非常诧异,惊慌间,亲戚把门开开,忽地进来几个手持棍棒小伙子,直冲花狗而来。花狗见势不好,眼露惊慌,浑身乱抖,急速的躲在亲戚背后,口中发出呜呜咽咽的叫声。这些打狗的人,不管这些,窜上来照着花狗乱打一气,打的它声嘶力竭的叫唤,就在渐渐支持不住时,它忽地想起还有一群幼仔,猛地挣扎起来,往窝中跑去,到了窝中以后,用滴血的嘴巴,一个一个的去舔亲爱的子女。那些嗷嗷待哺的小狗,见母亲到来,并不理解面临灭亡的局面,仍是将母狗扑倒,咬着狗乳吸吮起来呢。然而,那些已经红眼的打狗者,早已丧失了恻隐之心,冲上前来,棍棒齐下,大狗、小狗在一片哀鸣声中,全部丧命。

这些事情,已经经过去几十年。当时被正处年轻气盛的笔者,和在场的人们一样,虽觉残酷,并未想这么多,也未想这么远。现在随着岁月的推移,自己步入老年行列,性情也变得怯懦起来。每每想起这些事来,总为这些为人类丧失性命的畜类下场,感到凄惨和悲伤。是它们的灵性触动了我的心灵,还是它们的亲情使我也有同感,时至如今,也没有弄清。

  评论这张
 
阅读(143)|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