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陋室一翁 的博客

陋室一翁

 
 
 

日志

 
 
关于我

点墨在胸学识稀, 才疏学浅更无奇。 只要有书来陪伴, 不择饭食不择衣! 政坛摸爬几十年, 垂暮之年卸甲还。 回归本应寻自在, 谁料片刻未清闲。 生就贱命好爬格, 挚友相邀返文坛。 屈指又有十载整, 难知罢手在哪天!

网易考拉推荐

抗日英烈裴天来  

2015-07-21 06:21:1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抗日英烈裴天来

 

裴天来,是滦南县程庄镇川林村人,1890年出生于一个贫苦农民家庭,自由受到父辈良好的教育和影响,为人正直,性情好爽,爱打不平,在乡里大有名气。

由于家庭贫困,父亲在给村里富户扛活做月的同时,经常扛着鸟枪,围捕一些鸟兽,拿到集上换些零用钱,用于补贴家庭生活。而每次打猎,裴天来必然紧跟其后,静悄悄的藏在旁边,仔细观察着父亲怎样端枪,如何瞄准,当命中目标后,他总是兴高采烈地跑出去,将猎物捡到手中。有时,父亲不在的时候,他就拿起枪来,边摆弄,边琢磨使用方法。父亲见他如此喜欢玩枪,就在闲暇之时,教给他打枪的要领,很快,裴天来谙熟了使用枪支的技术,打起猎物来,基本上百发百中,弹无虚发。有一次,村子里的一棵大树上搭了一个拳头大的马蜂窝,天热的时候,人们来此乘凉,可是蜂窝的马蜂经常飞下来蜇人,使得人们惊慌失措。想把蜂窝摘下来,因为树木很高,难以办到。这时,路过此地的裴天来,看着人们微微一笑,说声好办,顺过土枪,只听“趴”的一声,不偏不倚,蜂窝顿时落地。正在人们欢呼之时,头顶上忽又飞来一只麻雀,裴天来随即掉过枪来,枪响过,麻雀扑棱一下掉下地来。这两枪,也就几秒时间,全部命中目标,人们大笑不止,齐声称赞“好枪法,真是神枪手”!从此,裴天来得了个“神枪手”的美名,一时远近闻名。

有天晚上,父亲把他叫到身边,语重心长的说:“孩子,你学会使用枪支,倒是好事,以后可以维持咱家的生活。可是,你要记住,一定不要骄傲,低调做人。对于枪支,要正确的使用,只能打猎,维护自身的安全,绝对不能胡来,干出伤人害命的事情来!”裴天来点点头,说声一定牢牢记住。过了一会儿,他思索一下子说:“爸,如果坏人来欺负咱们呢?”父亲回答说:“那就看啥样的坏人,一般的只要能够说服,一定要说服,不能随意拿枪打人。假若说真的来了欺负我们的仇敌,那就好不客气的出手,不能轻饶!”裴天来听后,点头称是。值此谈话,给以后的裴天来神枪杀敌,奠定了有力地基础。

上世纪二十年代末,父亲已经年老体衰,已过而立之年的裴天来,担起了家庭重担。由于年年天灾不断,再加之官府的苛捐杂税,家中虽有二亩薄沙地,根本维持不了全家人的生活。出于无奈,他不得不去邻村刘庄一个大户看家护院。因他胆识过人,是远近闻名的神枪手,他来以后,相安无事。可是,过了几个月,来了几个外地土匪,他们瞧不起这个土里土气的护院人,扬言比试枪法,如果输了,东家就得拿出百两银子相送。裴天来听了,笑着说:“好啊,怎么比?”土匪回答:“百米穿杨。”说着,叫人用一条细绳子,拴住一块砖头,挂在百米以外的杨树枝上,一个土匪端起枪来,瞄准后,“噹”的一枪,砖头破碎。裴天来见了,摇摇头说:“打得准是准,就是不过瘾,我爱好打动荡的物件。”土匪们说:“,那好吧!”说完,有个土匪把头上的帽子摘下,猛地往空中一扔,裴天来把枪一甩,“砰”的声,帽子在空中破碎。接着,又有一个匪徒,故意从衣兜里掏出一个旱烟口袋,望着裴天来脚下扔去,裴天来不慌不忙,见烟口袋就要落地之际,又是一枪,正好把烟口袋钉在地上。就这两下子,大多数土匪们都吸了一口冷气,心说此人真是名不虚传。可是,内中那个小头头,仍然不服,从衣袖里掏出一块亮闪闪的银元,又向高空扔去,裴天来手疾眼快,随手一枪,只听“叮当”一声,枪弹打得银元不知去向,接着,土匪群里响起一阵喝彩声。到此,土匪们全部服输,众人向裴天来拱拱手说:“好个神枪手!这里有你在,以后永不再犯!”说完,土匪们呼啸一声,全部泱泱退去。经过这次和土匪的较量,裴天来的名声越来越大了。

在刘庄护院当中,裴天来结识了一个革命青年,他就是本村的李玉玺,也就是从事革命后改名的刘守仁。刘守仁是1933年加入组织的中共党员,他见裴天来性情直爽,富有正义感,就经常和他攀谈,讲解一些革命道理,二人情投意合,随即二人结拜异性兄弟,从此,在裴天来的心目中,洒下了革命的火种。

1935年夏天,裴天来辞掉刘庄的活计,来到乐亭县的井家坨宋中斌家护院。这个宋中斌,是个倾向革命的开明士绅,和中共地方党员联系密切,经常接济穷人,拿出钱物资助党的事业,裴天来对他很有好感。这年夏天,刘守仁也来到乐亭从事革命工作,三人坐在一起,经常议论当时的政治形势,讨论穷人要想获得解放,必须拿起枪杆子,和反动地主、资产阶级进行武装斗争。至此,裴天来越发增强了革命感情。

此时,日寇已经占领了我东北三省,侵略的魔爪也伸到了冀东地区,抗日的烟火已经燃烧起来。期间,裴天来从乐亭回到家中养病,闻听到了日本鬼子在滦南县的种种侵略暴行,特别是1942年12月份,在距家乡仅10来里地的潘家代庄,制造了震惊中外的残害1200多人的惨案,使他更加义愤填膺,躺在病床上的他,咬牙切齿,立下誓言,病好后,一定要拿起枪杆子来,加入反抗侵略者的革命队伍之中。

1943年春天,已经担任我地方四总区区长的刘守仁来到川林,找到裴天来,一方面询问病情,一方面讲解国内的抗日形势。裴天来听后,高兴地抓住刘守仁的双手,和盘托出自己要参加革命队伍的想法。刘守仁一听,心中高兴,自己的队伍里非常最需要这个率直果敢、枪法高超的二哥。可是,此时的裴天来年已53岁,又是身体刚刚痊愈,到了队伍里,能行吗?刘守仁想到这里,只是笑了一笑,没有立即点头。见到这种情形,裴天来急了,忙问:“玉玺,难道二哥不合格?”刘守仁马上回答:“二哥,你别急,不是不合格,我考虑……”。

见到李玉玺欲言又止,裴天来已经知道了原因,他霍地站起来,激动地说:“玉玺,你不要担心我的身体,现在恢复得很好,到了队伍上,绝对不会给你添麻烦。别看我五十出头,干活走路,比那些青年小伙子还要强!”

看到裴天来的决心如此之大,李玉玺抓住他的双手,高兴地说:“好啊,二哥,这样我就不担心了,我代表区中队,批准你加入革命队伍!”就这样,裴天来很快就成了唐山路南一区队三连一名正式的革命战士。

此时,革命斗争形势非常严峻,驻唐山地区的日军非常猖狂,到处烧杀抢掠,无恶不作。我地方军队,面对武装到牙齿的侵略军,英勇顽强的进行抵抗,神出鬼没的进行打击,保护人民群众的利益。裴天来所在的部队,按照上级的指令,转战南北,浴血奋战。裴天来在连队里,是年龄最大的战士,平时大家照顾他的年龄和身体,给他找匹战马来骑,每次他都是婉言谢绝,把马让给途中患病或者挂彩的战士。在战斗期间,他英勇顽强,沉稳机警,最大限度地发挥自己神枪手的作用,每次都是弹无虚发,一枪毙命。平时战斗,他总是隐身不露,遵循“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的原则,专门打击敌人的指挥员、机枪手、炮手这些对我军造成严重威胁的成员,从而,为赢得战斗胜利、减少人员伤亡发挥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一次,在倴城西北唐官营,部队与敌人遭遇,由于敌众我寡,武器低劣,我部队处于不利局面。为了减少伤亡,部队指挥员命令撤退,并要裴天来阻击敌人的进攻。裴天来不辱使命,在掩体的掩护下,一枪一个的将敌人打倒。日寇见裴天来如此厉害,气得嗷嗷乱叫,一下子上来四个端着明晃晃刺刀的敌人。裴天来仍然不慌不忙,屏住呼吸,瞄准发射,随着两声枪响,两个鬼子倒地身死。剩下的两个,正好一前一后,裴天来见正在一条直线上,说声:“一起去见你姥姥去吧!”言毕枪响,一枪穿了个糖葫芦,两个敌寇立即毙命。等到敌人撤退,战友们前来营救他时,只见已经负伤的神枪英雄,浑身血迹,昏厥在壕沟以内,大家心疼的连连喊着他的名字,急速的将他背回队伍。从此,他三枪连毙四敌的事迹,被部队广为传颂。

还有一次,在唐山柴各庄战斗中,裴天来打伏击,对面涌上来十几个鬼子,叽哩哇啦的瞪着血红的眼睛,往我阵地上冲来。裴天来将压满子弹的大枪描准,连发五枪,立即有四个敌人倒地毙命,其余的慌里慌张的跑了回去。战斗结束时,大家都欢呼裴天来的神射,可是,他自己却情绪低落,不言一声。连长问他怎地了,他沮丧地说:“这次没有打好,五颗子弹才打死四个敌人,白白浪费一颗。”人们听后,都对自己严格要求的神射英雄,肃然起敬。

从此以后,裴天来的名声传遍冀东大地。人民高兴,敌人惊魂丧胆。他们提起“裴天来”这个名字,在愤恨之余,无不大惊失色。

1943年10月8日,我一区队三连、五连和昌乐地方武装,奉命在乐亭县孙家房子,伏击汤家河出来骚扰的日伪军。敌伪百十多人的一个步兵连和一个机枪排,依仗着人多势众,武器精良,向我阵地冲来,我部队奋起抗敌,双方战斗非常激烈,战斗了两个小时仍难分胜负。

我部队首长分析,这里离乐亭县城不远,跟前也有几个敌人据点,如不抓紧解决战斗,一旦来了援兵,对我非常不利,这就必须及早结束战斗。经过研究部署,决定首先要打掉对我造成严重威胁的轻重机枪,这个任务,又落到了裴天来的名下。裴天来接下任务,不声不响,蹑足潜踪的找准有利地势,隔了时间不长,只听得“趴,趴”两枪,敌人的轻重机枪都成了哑巴,我指战员趁机冲了上去,一阵猛烈扫射,打死许多敌人,剩下的日伪军全部缩回自己的据点。

战斗结束后,经过清点,我军没有任何伤亡,而敌人的一名大尉鬼子教员和一名连长,都成了枪下之鬼。并且,俘获一名伪团长和120多名包括翻译官在内的敌伪人员,缴获迫击炮一门,轻重机枪4挺,长短枪120支,子弹上万发,战马两匹。这次战斗,有力地打击了日寇的嚣张气焰,鼓舞了广大指战员的战斗士气。部队在召开的庆功大会上,对于裴天来在战斗中起到的关键作用,给与了大力赞扬和通报表彰。

裴天来毕竟年事已高,几年的战斗生活,他转战南北,拼力厮杀,时刻没有停闲。由于劳累过度,身体越来越衰弱,到了1945年春,又病卧在床。经过研究,部队决定让他到乐亭县的井家坨休养将息。

就在到了井家坨的第二天,乐亭等地的200多名敌伪军,到这里来清乡。原来,他们接到了叛徒的告密,得知神枪手裴天来到村里修养,就在这天清晨,人们正在熟睡之际,大批敌人突然把村子包围,敌人把包括裴天来在内的全村群众,轰赶到一个大院内,四周架起机枪,严格审问老百姓,追问谁是八路军,谁是裴天来?群众们有的根本不认识裴天来,当然说不知道;有的既使认识,也不会出卖自己的亲人,所以,敌人得到的回答均是一句话,“不知道”!见问不出所以为然,恼羞成怒的敌人,挥起皮鞭和枪托,猛打群众,边打边声嘶力竭地叫嚷:“不说,全部死啦死啦的!”说着,命人挖了几个土坑,拉出几个青年推到土坑里面,疯狂的喊着:“通通活埋!”就在敌人往坑里埋土之时,人群里的裴天来站不住了,他知道,自己是个革命战士,是保卫人民不受敌人糟害的革命者,决不能眼见着自己的同胞为自己身死,宁可自己牺牲,也要保证群众的安全。想到这里,他整整衣服,清清嗓子,大声喊道:“住手,我就是裴天来!”说完,走到敌人面前。

敌人万万没有想到,眼前这个其貌不扬的老头,就是他们的克星裴天来!在这个顶天立地、器宇轩昂的英雄面前震惊不已,有的吓得退后几步;他们见到这个恨之入骨的老头已经站在面前,欣喜若狂,立即上来几个敌人,将裴天来紧紧抓住。裴天来怒目而视,大声说:“你们既已将我捉住,杀剐存留,我不在乎!只是群众无辜,快快把他们放掉!”

全村群众获救了,我们的神枪英雄裴天来,却被捉进牢房。在被审问之时,敌人软硬兼施,首先诱导让他说出队伍的去向,让他归顺敌营,许以重金和官衔。裴天来“呵呵”一笑说:“爷爷生是打鬼子的人,死是打鬼子的鬼,不要做梦了,我什么都不知道,我什么也不说,有能耐你们就使的!”软的不行,敌人就来硬的,鞭抽棍打、灌辣椒水、压杠子,一切刑法用尽,丝毫也未摧毁英雄的坚强意志。他带着满身的血迹,大义凛然地说:“你们这些禽兽,爷爷让你们逮住,就没打算活着出去。,知道吗,你们死在爷枪下的畜生有多少?爷就是死了也赚了很多!”

面对铮铮铁骨的英雄,敌人无计可施,终于在这年的5月中旬,被敌人枪杀于乐亭县城南大桥下面,时年55岁。

神枪英雄虽然倒下了,但他英勇杀敌的高大形象,如一座高山,永远矗立在人们心目之中!

裴天来英勇牺牲了,他的鲜血没有白流,他的大无畏的革命精神,时至如今,仍然鼓舞着一代代后人,在建设自己的美好家乡中,不懈努力,阔步前进!

 

 

 

  评论这张
 
阅读(115)|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