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陋室一翁 的博客

陋室一翁

 
 
 

日志

 
 
关于我

点墨在胸学识稀, 才疏学浅更无奇。 只要有书来陪伴, 不择饭食不择衣! 政坛摸爬几十年, 垂暮之年卸甲还。 回归本应寻自在, 谁料片刻未清闲。 生就贱命好爬格, 挚友相邀返文坛。 屈指又有十载整, 难知罢手在哪天!

网易考拉推荐

风雨沧桑会元坟  

2016-03-26 06:21:5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风雨沧桑会元坟

 

会元坟,是笔者幼年时看到的一座硕大无比的坟丘。此坟就坐落于我村西南1公里处,坟内埋得是乐亭县刘石各庄的第四代孙刘培。

刘石各庄刘家,在清光绪年间发迹,因其经济实力雄厚,号称“京东第一家”。刘培是刘家第四传人,清咸丰乙卯科举人,其父为户部郎中刘兆熊。刘培,字树滋、荫轩,生于1873年,卒于1918年。在清光绪丙戌年(1886)科考中会元。曾留京任职,官至内阁中书后任侍读。任职期间,凭着家中殷实的财富和机灵的头脑,寻找靠山,结交权贵。和他关系最为亲密的是权高势大的庆亲王奕劻和曾任过贝子的镇国大将军,后任国家工商部尚书的奕劻之子载振。这父子二人,对刘培前途的发展,都起了关键作用。刘培会考时,年龄并不大,文才也不高,是刘家花钱雇人找的“枪手”代考,他才有了“会员”的桂冠。后来,不知怎么走漏了风声,慈禧太后对此非常震怒,责人追查严办。后来,多亏庆亲王奕劻上下周旋,方化险为夷,闯过大难。当然,刘家所花的银两,别人概不知道,也就只有他家心中有数。到了民国初期,为了保住自己和刘家的地位,刘培仍是以钱铺路,与权倾一时的袁世凯以及黎元洪、冯国璋、徐世昌挂上了钩,明来暗往,关系非同一般。再加之本身的精明干练,官场应酬上滴水不露,无懈可击,从而,使他的仕途生涯一帆风顺,很是平安。换句话说,。纵使有些毛病,身后有这么多“大树”遮风挡雨,也从未出现过什么闪失。在这方面,用当今的话来说,刘培真称得起走上层路线的好手。

刘培不仅在铺垫仕途上是个高手,而且在驾驭经济上也有一套。他除了继续巩固和发展位于京东以及东北的多处商铺外,还把眼光投向国际市场,将中国的布匹、绸缎、瓷器,销售到欧洲各国,为刘氏家族赚回大笔的洋钱。同时,他还善于管理家中财务,以身作则,精打细算,力戒奢靡。该花的钱毫不吝啬;不该花的钱分文不花,这真是竭尽心血筑造刘氏大厦。然而,天不作美,正在刘培的政治前途如日中天,为刘家的兴旺大展宏图之时,他突然患病在床,并很严重,尽管全家倾注大量财力,想遍千方百计的治疗方法,总是效果不佳。究竟患的什么病症,当时全家秘而不宣,外人谁也不知。终于,在年仅45岁的1918年10月,刘培撒手西归,恋恋不舍地离开了荣华富贵的刘氏天堂。这天,恰巧是他的好友徐世昌荣登中华民国第四任总统之日。如果不是自己的短命,说不上以后沾上很大的光呢!

一个在当地很有名气,又在国家政治机构中身居要职的刘会员骤然去世,在当时的刘家和所在县村乐亭县刘石各庄,都是一件要事,所引起的震动,波及到整个冀东。因此,他的葬礼十分隆重。从现存资料来看,规模之宏大、排场之阔绰、斥资之巨大及来吊唁人员之频繁,虽比不上皇亲国戚,朝内大员,一般的富家大户也是望尘莫及,难于匹敌。特别是在埋葬地的选择上,更是煞费苦心,摆尽排场。

刘石各庄,地处乐亭县汀流河镇东一公里处,距离埋葬地点滦南县西八户村20公里之遥。为什么把坟墓选择在这里呢?原来这里是块“风水宝地”。刘家祖辈向来注重看风水,找墓地。用他们家的话来说,先辈墓地风水的好坏,直接关系着后代子孙地位的高低、家道的贫富、人丁的兴衰。所以,在刘培死后停棺之时,家中就找了几个风水先生,分头去到各处寻找风水宝地,结果,看中了这块距离西八户村南半公里的地方。这里,在百十年前,本是一片沙土地,南面低洼,常年积有一泓清水,周围绿草如茵,垂柳摇曳,蛙声阵阵,虫草唧唧。北面则是一个较大沙丘,丘上长满绿树,以槐为主。由于树距较密,棵棵槐树长得又高又细,远远看去,浓荫一片,郁郁葱葱,俨如一片天然屏障。春天,茂密的槐树生机勃勃,花香阵阵:夏天,浓荫蔽日,凉爽惬意;秋天,果实累累,满目生辉;冬天,遮风阻雪,气候宜人。当独具慧眼的风水先生造访此地时,一眼便相中这块“前有照,后有靠”的宝地。为此,刘家不惜重金将这块土地连同周围60多亩良田一并买下,立即拉砖买石,修坟造墓。待到刘培尸体下葬时,坟墓修造的十分气派。墓的四周花墙盘绕,墙边栽植绿柏青松,石人石马两旁站立。位于北面居中的刘培坟又高又大,墓室宽敞阔绰,条石铺地,青砖砌墙。棺材由金丝柏木制作,棺外有椁,椁是栗木做成。棺椁之间充填防腐物品,以保棺椁永久不烂。躺在棺材中的刘培尸体,装殓的极尽豪华奢侈,头戴翠冠花翎,脖子上带有朝珠,身着艳丽朝服,足凳厚底朝靴,两手握有金元宝,口内含有月明珠,尸旁陪葬的金银器皿应有尽有。绫罗绸缎样样俱全。刘培死后,他的四位夫人,除第三夫人外,其余三个均与刘培合葬。一墓四个棺材,难怪坟丘又高又大。

由于陪葬的金银珠宝很多,为防人盗墓,刘家特在旁边建有一座院落,雇有一家韩姓佃农看护。看护者除防盗墓外,还要负责坟墓维修和接待逢年过节前来上香烧纸的刘氏家人亲属。因为看坟者恪尽职守,认真负责,几十年来坟墓相安无事。

然而,滚滚向前的历史潮流,刘家的家业并未幸免败落破产。破产后的刘培墓再也没有往昔的风光了。上个世纪50年代初期,笔者就读于八户小学,学校距刘培墓仅有数百米之遥,学生们经常去那里的树林中嬉戏玩耍。此时,坟墓院墙早已荡然无存,松柏也已无影无踪,守墓人一家迁徙他地,所剩下的只有一座孤零零的硕大坟头。坟头上,夏季杂草丛生,人畜罕至;冬季,则是落叶覆盖,满目凄凉。由于没有人员看守,会元坟也当然的遭到盗墓贼的光顾。大约是在1955年深秋的一天,笔者和同在三年级学习的学友们,就目睹了坟墓被盗的情景。高达的坟墓北面,被挖出容纳一个人的深坑,坑里露出漆红的棺材前脸,前脸上被凿有一个足球大小的园洞,有人用手电往洞里照了一下,只见漆黑一团,阴森可怕,什么也看不清楚。深坑里,只留下一些杂乱无章的碎布、木片等物,究竟被盗走什么,就是当时在场的大人们谁也不知。

时间又过了11年,随着那场“破四旧,立四新”的文化革命的开始,刘培这座坟墓也未难逃厄运,村里的造反派们,臂带“红卫兵”袖章,手拿锹镐,在不到一天的时间里,就把在此矗立了将近半个世纪的会元坟,一举扒开。扒开后,只见一排四口棺材摆在一起,并排泡在积有黑水的墓穴里。人们用锹拨一下黑水,一股难闻的气味立即扑面而来。刘培的棺木前脸上,明显的有一个园洞,那就是盗墓贼的佳作。当把棺材打开后,里面呈现出一具具完整的白骨,而白骨之上,则是盖有还没有烂透的衣物和一些丝织品。除此之外,还有一些长了绿锈的金银器皿和一条长长的大黑辫子。随着行动的结束,挖出的金银器皿全部充公,棺材和白骨又深埋地下。和以前不同的是,地面上再也找不到会元坟头了,没用多长时间,这里全被一片碧绿的庄稼所覆盖。时至今日,除了一些上了年岁的人们知道这些事情外,年青一代,根本不知道“会元坟”是个什么物件。

 

                                                

  评论这张
 
阅读(89)|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