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陋室一翁 的博客

陋室一翁

 
 
 

日志

 
 
关于我

点墨在胸学识稀, 才疏学浅更无奇。 只要有书来陪伴, 不择饭食不择衣! 政坛摸爬几十年, 垂暮之年卸甲还。 回归本应寻自在, 谁料片刻未清闲。 生就贱命好爬格, 挚友相邀返文坛。 屈指又有十载整, 难知罢手在哪天!

网易考拉推荐

亲历当年大地震  

2016-07-22 06:08:4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亲历当年大地震

 

1976年7月28日的唐山——丰南大地震,到今年整整40周年了。回想起当时的情景,我并未因时间的推移而淡忘;更未因年龄的增长而磨平心灵上的创伤。

当年,我正供职于共青团滦南县委,负责文字材料工作。这年,唐山团市委准备召开全地区各区、县团县委领导参加的青年工作经验交流会,因当时的秦皇岛还属县级市,尚属唐山地区领导,所以就决定这年的8月1日,在昌黎县革委会招待所召开。为了把这次会议开好,团地委书记徐曙光和机关的李广江、张焕明同志,早在7月中旬就曾到我县布置检查工作。按照会议要求,我县定了三个出席会议的名额,俱是在平时工作中表现突出的优秀团员和青年。既然出席会议,又是工作经验交流,首要的就是要有个人发言材料,因这些青年都在农业第一线劳动,缺乏总结材料的书写能力,不得不由团县委去着人帮助。由于我在机关负责资料工作,这份任务必然而然的就落到了我的肩上。这三个青年分处三个公社,当时又少有先进的交通工具,我只有骑着着自行车,分头去进行座谈了解。这些地方每处离县城都有几十公里,一个材料下来,没有几天的功夫很难办到,算起来,如果都叫我一个人去干,恐怕到月底也难于完成任务。其中有一个是姚王壮公社生理庄一个青年的,经过研究,这个任务只得交给公社的团委书记王永芝同志去完成了。好在王永芝同志没有推辞,于是,我们两个就分头开展了工作。

工作量减轻了三分之一,加上我们的紧赶慢赶,到了7月25日,我这两份和王永芝写的那份发言材料,基本都已完成,经团县委领导审定后,26日就去报送团市委。

当时,因地区革命委员会院内房屋紧张,团地委资料室的两个同志暂时住在东邻的地区革委会第一招待所三楼301房间。当我来唐山的时候,先到地区革委会第二招待所过了一下,因为那里有县商业局住唐山采购小组。以前,我曾在县商业局工作过几年,这里的采购员和我都非常熟悉,因时间充足,特地看望了他们一下。见我来了,张长水、武风阁、史绍宗等同志非常高兴,热情地接待了我。我一看快到中午,就和他们告辞,去到地区革委会第一招待所,找团地委的资料室。到这里的时候,发现这里正在召开一个会议,此时已到吃饭时间,正好碰上了县内出席会议的邱春林(乐营公社邱营的革命老干部)、县文教局副局长王福银等同志,和他们寒暄几句后,就就直奔301房间。

房间里,戴眼镜的李广江(现在市委机关党委任书记)和另一个子很高的男同志,见我到来,非常高兴,首先我们共同到饭厅用了饭,饭后,他们边看材料,边告诉我,你来了就不要走了,在这里帮着他们完善一下会务工作,等到30日一起去昌黎县。我很高兴领导如此看重于我,马上点头答应。隔了一会儿,李广江同志告诉说,我写的那两个基本通过,而王永芝写的那份得重新改写。他让我去住四楼410房间,在28日前一定改写出来。我一听,马上出现了为难情绪,原因是我不熟悉情况,硬性改写难免出现不实之词,那样讲出去就失去了先进青年的本来面貌。我一说,他们二位点头称是,最后决定,还是让我回县里,马上采访改写,无论怎样,28日一定将材料带来。

就这样,26日下午赶回了机关,27日早饭后,立即骑着自行车赶往姚王庄,找见王永芝说了一下来意,而后,又一起到了生理庄,马上找那个青年重新采访,中午饭后,马上回返完成任务,又是一个连写带改,奋笔疾书。

这天,正值酷暑三伏,虽然天上阴云遮日,但空气像是凝固一样,一点风丝都无,燥热的天气让人喘气都不方便。限于当时的条件既没空调,又没电扇,实在热了就是穿着背心、裤衩,扇着蒲扇,边扇边写材料,尽管如此,还是大汗淋漓,湿透衣衫。尤其到了晚上,不仅酷热难耐,还要遭受蚊子的叮咬,没办法,只得躲进蚊帐里面,在昏暗的灯光下,把稿纸一铺,接着写下去,直到晚上10点多方彻底完成。当我将材料归拢好,如负重释般地轻轻喘了一口气,小心翼翼的将材料放进书包里面,就准备着28日早晨,起路登程前往唐山去了。

此时,已近夜半,本应该躺下休息,可是,难耐的燥热实在不能入睡,没本法,只得走出房门,到院中坐上一坐。坐在院中,虽然比屋中好受一些,但仰头一看,天气阴沉,广阔的天际上,密密麻麻的星斗不知躲到哪里去了,四面一片漆黑,就连过去“哇哇”鸣叫的青蛙,也悄无声息了,偶尔有点声音,则是那些“嗡嗡”飞舞的蚊子,时而往人脸上叮来。没办法,还得回屋睡觉,以备明早出发。

可能是一天劳累过度,亦或是已到夜半时间,天再热也没有挡住困极的睡意,躺下时间不长,就沉沉进入梦乡。正酣睡间,突然,大地震动起来,轰轰作响,我和妻子激灵一下都坐了起来,接着,听到对门屋住着的老父老母呼喊:“快跑,地震了!”顿时,屋子来回晃动,柜上摆的东西纷纷落地。我紧急跳下炕,和妻子带着孩子们冲出屋外,老父老母也已到得院中。此时,街上已是人声喧哗,由于已经断电,大家衣着不整地摸黑聚在一起,都纷纷议论起地震事宜。到底还是我村不是震中地带,属于轻灾区,虽然有的老式房屋和个别地方出现倒塌现象,大部分建筑物都是安然无恙,人畜也无伤害。时间不长,东方天已发白,我安排一下家中事情,急速奔赴机关。这时,单位的人员几乎都已到齐,大家胡乱吃口饭,就在县革委会领导的统一组织下,奔赴个公社检查灾情,从此,投入了紧张的抗震救灾活动之中。

事隔一个多月后的9月初期,我又奉团地委的指示精神,到市里去写一个报告文学《抗震救灾英雄谱》,主要是以抗震救灾活动,在各县区青年当中涌现的先进人物为主,出一本活动专辑。当我来到唐山之时,仅一个多月之隔,就已面貌全非,到处是残垣断壁,到处是一片狼藉,昔日的高楼大厦、往日的繁荣景象都已不见,所有的就是在一块块比较宽敞的地带,搭建起来的简易棚铺,里面住满忙忙匆匆的人群。我来到了原市革委第一招待所原想入驻的地方时,跃入眼帘的是四层高楼,墙倒屋塌,一块块断成几节的楼板,像一尊尊野兽,瞪着凶恶的双眼,觊觎着下面的行人。我顿时冒出一身冷汗,好险啊,假若说我当时不回去改稿,假若说地震晚发生一天,假若说我早去一天,恐怕我已成了包括一些市县各级领导、干部、工人、市民、外来客户等24万多震亡人员当中的一个了。上面提及的在唐山遇到的那些县内人员,在这场巨大灾难中都未能幸免,真正想不到那次相见,竟是他们与我的一次诀别!

   事情已过四十年,回想起当时的情况历历在目。现在,在中国共产党和各级政府的领导下,经过震灾挫伤以后的唐山人民,眼含热泪,咬紧牙关,掩埋好死难者的尸身,揩干净身上的灰尘污垢,振奋精神,同心同德,以高昂的精神状态投入改天换地地工作中之中。市区和各县都已发生了翻天地覆地深刻变化。从建筑规模、街道设施、市容面貌都已焕然一新,较比地震前真正出现了今非昔比的改观。经济建设突飞猛进,生活水平大幅提高,城乡居民都已步如小康生活。今天在此重新提及以前的往事,意在唤起人们不可轻视地震灾害,更不能忘却得来不易的幸福生活。

 

  评论这张
 
阅读(100)| 评论(3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